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草莽珠三角——郭 继 江 官方BLOG

看,这里遍地英雄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寻找失踪的外来工罗炼  

2008-11-26 12:21:4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 24岁外来工中秋节在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出走至今未归,工友称其不善言辞爱读《庄子》,亲属称甚少关注其内心;两个多月来,工友、亲人不停地寻找罗炼,只有他身在湖南的老父亲还不知情。他是生是死,去了哪里,为什么离开,还会不会回来?至今成谜。

●如果你有罗炼的行踪下落,请告知我们,以便告知罗炼家属。

●如果你有罗炼的失落、彷徨,或不被理解的苦衷,也请告诉我们。

●如果你对罗炼其人其事有自己的见解看法,同样请告诉我们。

他不爱上QQ,手机里没几条短信

同厂的工友放工了也学着上网。绰号叫“黑牛”的工友说,一帮老乡在QQ上互加为好友,找MM聊天、在网上斗地主,罗炼有时也上网,但他的QQ半年没上线,号码也没老乡知道,“要么看电影,要么在网上看小说”。

夜里工友们聊天,话题常常会谈到女人。工友开玩笑说“厂里没女工,这里是‘和尚班’”时,罗炼从不插嘴,偶尔玩笑开到他头上,“他会很认真,总说‘你们别再说我了’”。

工厂的生活简单而枯燥,手机也是工友们与外界接触的最重要方式之一。

罗双归说,今年有几个工友换了手机,工作间隙开始流行玩一种叫“华容道”的手机拼图游戏,“我是最快拼完让曹操脱险的,可罗炼弄了一晚上都没搞定,有人还笑他”。罗双归还记得,“罗炼很认真,专门找木板做了个拼图,花了一个月时间,一下班就练”。

邓彰合说,工友们无聊时很多用手机和网友聊天,罗炼则不然,“他手机里没几条短信,只存着3个姐姐的电话”。据说,罗炼的手机款式很老,“存的歌也是《夜来香》什么的”。

尽管被工友们觉得比较怪,但“他至少有时还和我们一起玩”,老乡兼工友罗双归这样评价罗炼。在有的工友看来,罗炼有一帮老乡工友,有个住得离工厂不远的姐姐、姐夫隔三岔五地操心问候,理当不会落寞。

“没人真正了解他”

80后打工仔罗炼的打工生涯不可谓不辗转。他先后到过深圳、珠海、中山、佛山,进过电子厂、制衣厂、印刷厂、咖啡厅,做过保安、油漆工,还跑过太阳能和房地产生意,在做房地产接单时,还曾想象着自创企业上市。

罗炼有三个姐姐,大姐和二姐在湖南老家,三姐和三姐夫在佛山高明做生意。姐姐们说,她们都不了解这个最小的弟弟,只怀疑母亲2006年的死对他打击很大。罗炼失踪后,宿舍中留下一本日记,其中撕得仅剩一篇,三个姐姐从这篇日记猜测,弟弟的失踪可能与母亲之死有关。

罗炼2002年高三未参加高考,辍学读职中。2003年被学校推荐到深圳一家电子厂打工,因工作辛苦,后在家人帮助下到珠海一家制衣厂负责发材料,后来再到印刷厂打过工、推销过太阳能,进过咖啡厅做侍应,2005年还做过1年小区保安,去年底跑过地产推销,后来还在中山帮二姐看店不到半年,直到今年被三姐夫推荐去做油漆工。

“他心很高”,二姐罗娟说,弟弟去年跑地产时甚至还写过一份计划,想象着几年后自己开几家分店,甚至未来自己的公司怎样上市,“很理想化的一个人,但真正做起来很难”。

罗炼母亲死于2006年,“在老家煤气中毒,到现在也不知道是意外还是自杀”,三姐罗蕊说,弟弟平日很少打电话回家。那段时间,却几乎每天给在老家的父亲打电话,“只问吃饭了没之类,一直打了半个多月,我知道他很孝顺,是用这种方式来安慰父亲”。大姐罗雅称父亲当时表示,老伴走了为了儿子也要活下去。

“(家里)没人真正了解他”,罗娟说,或许是母亲过世带来的阴影,或许是家中独子的心理压力,或许是家人对其期望太大,三个姐姐心目中的弟弟已经长大成人,虽还没有结婚,也不知道是否谈过恋爱,“我们从物质上可以帮到他,他的想法方面并没怎么关心。有时也不敢说他,或者不能说得太重”。

独自抽烟喝酒后一去不归

罗炼失踪后,他的家人、工友找遍了工厂附近的超市、网吧,报警并在网上发寻人启事,至今一无所获。工厂宿舍床位悄然易主,他的被褥、书籍被清理后不知所终。在罗炼失踪12天后,厂方贴出通知,称他长时间旷工,因而工厂单方面解除合同。

“看了他留下的纸条,我曾想过他可能会想不开”,三姐夫朱建锋说,周围一带几乎找遍,但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“如果找不到他,我父亲算是完了”,大姐罗雅担忧。身在家乡的老父如今还不知情,家人曾找了一个堂弟冒充罗炼给他打去电话。如今年关已近,“往年过年他都会回家,和家人一起团圆”。

9月14日,罗炼失踪的那天,工厂给每人发了1盒月饼,每盒4个。

上午10时许,工厂放假打扫卫生。罗双归说,快下班时,罗炼说觉得饿,在车间里开月饼盒吃了1个月饼,后来工友们各自回宿舍。“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,只是走路比平时快一点。”

上午10时30分左右,师傅邓丰如抱着小孩去宿舍叫罗炼到家中吃饭,罗炼正在阳台独自抽烟,“我问他在我这里还是去他姐夫家吃饭,他说还没定,准备洗澡”。10分钟后,邓让妻子去叫,并拿100元给罗炼当零花钱,邓妻再次因罗炼在洗澡无功而返。

上午11时许,邓妻把钱送到,罗炼在宿舍正吃第二个月饼,推辞说不去吃饭,“当时他穿短裤,头发是湿的”。

上午11时20分左右,邓丰如到超市买啤酒遇到罗炼,罗当时正坐在超市外的方凳上喝一瓶啤酒,“我给他一瓶他没要”。随后邓丰如催他快点出发,因为“到高明坐车都要半个小时”。

下午4时许,因罗炼手机已关停,三姐夫朱建锋给罗双归打电话带口信,让罗炼晚上到家里吃饭,如果罗炼不愿去,让罗双归帮忙先给罗炼200元钱做零花。罗双归回忆,“当时我在打牌,在宿舍没找到人,还以为他去了他姐夫那里”。几乎同一时间,工友邓彰合找人同样未果。

当晚,罗炼彻夜未归,仅在吃剩2个月饼的盒子里留下一张字条。他失踪时,宿舍里除暂住证不见外,包括身份证在内的其他物件都未带走。

他在日记中说“惟恐庸碌一生”

这本48K、A6大小的日记本,撕得只剩一篇日记。

日记的封面,罗炼写有名字、手机号(已欠费停机)和E-mail地址。扉页上,罗炼抄上了出自《易经》的一句话“天行健,君子以自强不息;地势坤,君子以厚德载物”。随后的一页中,这句话再被抄录一遍,同页纸上,还有“人生因梦想而伟大,因学习而改变,因行动而成功”的话语。

日记本中,唯一的一篇日记,罗炼用黑色签字笔沿着纸上格子,写一行空一行,一共写了5页。

日记这样写道:“2008年5月身在人群中,却总是形单影只……母亲的猝然离去,让我意识到生命的渺小……对于父亲,那份无与伦比的爱,我唯有感到无地自容,太多的愧疚无处呻吟……我的玩世不恭,我的天马行空,伴随着岁月蹉跎,幻化成一颗颗泪珠,昨天的所有已成为遥远的回忆……每当看到周边衣裳褴褛,老态龙钟的身影,我都感到后怕,惟恐自己也将这样庸碌一生。也许是该坦然接受,而我却无法释然,我还有太多的憧憬……”

日记末页,罗炼在日记正文后还留下所指并不明确的三个词组八个字———“肮脏”、“混乱”以及“低俗不堪”。

日记透露的以及未透露的

罗炼出走后,他的三姐、三姐夫及师傅邓丰如都看过这本日记。

“从日记里我们才知道,母亲的死对他打击很大”,三姐罗蕊说。9月15日清早,罗炼彻夜未归后的第二天,人们翻找他的东西时,这个日记本从他装衣服的塑料袋中被找到。日记本撕得仅剩10页,唯一的一篇日记时间显示为今年5月。三姐夫朱建锋推测,之前的部分日记估计已被罗炼自己撕掉。

“他不爱说话,但上高中时有写日记的习惯,现在(还写不写)并不清楚”,二姐罗娟说,家人通过这篇日记才恍然发现,家中最小的弟弟,对母亲之死、对父亲之爱的感受如此深切。“他以前从来没有说过”,三姐罗蕊说。家人们也怀疑罗炼的出走与此有关。

日记显然透露出罗炼的部分心事。而家人也是从日记中才了解到,罗炼原来有心事。罗蕊说,老家重男轻女,弟弟是家中独子,家人对罗炼的期望很大。舅舅家的3个小孩都考上了大学,家人也曾对罗炼的学业有所期待。但罗炼读书不太好,高三时自动放弃高考,而此后5年来的打工生活,也让其颇有压力。三姐夫朱建锋看过罗炼的日记和字条,怀疑小舅子“可能有点想不开”。

“他好像对父母有愧疚之心,怕自己没有能力,或来不及去照顾父亲”,称“不了解他的想法”的师傅邓丰如,从罗炼的日记中看出这个徒弟的压力,让他尤其印象深刻的是日记结尾的那些话,“觉得他很消沉,但具体又说不上是什么感觉”。

在与罗炼同住的工友的印象中,罗炼到厂后,并未见他有写日记的习惯,但他们却比邓丰如更早知道罗炼母亲去世的消息。

工友邓彰合说,罗炼的母亲2006年过世后,家人从家乡发给罗炼一份传真,要他“今后好好照顾自己”。这份传真被罗炼一直带在身边,到佛山后还压在宿舍床铺的垫子下。邓彰合有次与工友无聊找书看时无意中翻到。从此,工友们“在罗炼面前很少谈家乡的事,怕他伤心”。

“我没有写日记(的习惯)”,算得上跟罗炼谈得来的工友罗双归说,他也不了解罗炼的真正想法和志向。和罗炼一样,罗双归同样有自己不肯对外透露的想法,“赚几年钱,可以自己开个店,不用再给别人打工”。

罗炼日记(全文)

2008年5月

身在人群中,却总是形单影只。我只想摒弃对现实生活的顶礼膜拜,委身于无限的孤寂当中,无辜却总也摆脱不了现实枷锁的束缚,活着一无乐趣可言,我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活着,一切都变得可恶……

母亲的猝然离去,让我意识到生命的渺小。支离破碎的心再也没有承担的勇气,千万次的呼唤却无法唤回那有妈的感觉,却说有妈的地方才是家,流浪的我不知道何处能有我的容身之地。

对于父亲,那份无与伦比的爱,我唯有感到无地自容,太多的愧疚无处呻吟,只希望能在他老人家有生之年尽一点作为人子的孝道,惶恐再出现子欲孝而亲亦不在的悲情。

我的玩世不恭,我的天马行空,伴随着岁月蹉跎,幻化成一颗颗泪珠,昨天的所有已成为遥远的回忆。面对着这些,我心力交瘁,有太多的感慨,无奈现实却不允许我有太多的想法。每当看到周边衣裳褴褛,老态龙钟的身影,我都感到后怕,惟恐自己也将这样庸碌一生。也许是该坦然接受,而我却无法释然,我还有太多的憧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罗炼对未来的焦虑,很多外来工感同身受,只不过他们想出走而未走。

是时候关注农民工的精神世界了

其实,罗炼远不止一个。

昨日,一位自称罗炼老乡的读者给本报发来短信称,“对他的遭遇深感同情,也感同身受,打工的经历感受各有不同,但却大同小异,理想的破灭,心理的差距,环境的挤压,都给大部分打工者带来了很大的压力,如何再避免罗炼的悲剧重现,希望报道能引起社会关注,祝愿罗炼早日平安归来”。

读者张女士也称,她的儿子也是80后,从福建到佛山打工,平时比较内向,性格和遭遇与罗炼类似。儿子有自己的想法也很迷茫,想找个人或机构去帮帮他。

对于罗炼本人的出走,以及罗炼们的精神迷茫,部分专家发表了看法。

对待他们不该再用20年前方式

◎中国社会科学院学术委员会委员、中国社会学会名誉会长陆学艺

研究农村社会学、农村社会问题的陆学艺表示,农民工精神生活状况的改善应尽快关注。现在这代农民工是新一代农民工,像出走的罗炼,才24岁,属于80后。新一代农民工很多是80后,跟上一代农民工不一样,他们在各种传媒浸润下成长起来,不像上一代农民工那么“听话”,对待他们的方式不应该再停留在20年前的水平。

这群新农民工群体跟过去的追求已经不一样。在满足他们的物质文化生活的同时,也应让他们跟同龄人一样,在精神世界方面成长起来。

2006年,国务院曾出台《国务院关于解决农民工问题的若干意见》,提出要从各方面做好农民工工作,其中也包括丰富农民工精神生活。目前,对农民工精神要求的满足状况跟现实情况不相适应。

重视并引导农民工精神生活

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、博导夏学銮

夏学銮认为,目前企业普遍忽视了农民工的精神文化需求,只要求其提高生产率、完成工作,这是一个误区。如能满足农民工文化生活需求,可能其工作进度会更好更快。

农民工居住的社区也应关注他们,将他们纳入自己关注的视野,多搞一些文体活动。现在这批新农民工,很容易沉溺在虚拟生活中比如上网,形成比较消极的人生观。比如罗炼,他很喜欢庄子,除非他悟性很高,否则很容易只认识到庄子思想中消极遁世的那一面。

企业重视农民工精神生活,可多搞文体活动室,首先让他们有文体活动的空间。

他在虎翼网或有个人空间

罗炼一名现已在鹤山工作的工友透露,此前曾偶然发现罗炼在网上设有个人空间,“无意中瞥到,但不知道他的帐号和地址”。据称,罗炼个人空间可能设在虎翼网。不过,罗炼家人在该网站中轮番搜索,暂无进展。罗炼留下的日记本封面,有他的手机号和邮箱,由于手机已停机,家人曾尝试往他邮箱中发E-mail,但两个月来,毫无音讯。

另有C2000网友“BUFEN”昨日截图发帖,称在湖南一招聘网站中发现名为罗炼的男子。记者随后向罗炼家人求证,发现此“罗炼”虽也是湖南人,但籍贯、年龄、学历及以往经历等均与出走的罗炼有别。

(文字提供:曹思诚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姐姐在网络寻找罗炼,罗炼的出走,他们整个家庭破碎了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姐姐出示罗炼唯一的正面照片,希望弟弟能够在人海中出现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